您现在的位置: 报码 > 报码系统 > 正文
秋瑾之墓为何八次迁徙
更新时间:2019-03-10

1907年7月15日,江南古城绍兴,鉴湖女侠秋瑾身穿白色汗衫,外套玄色生纱衫裤,脚穿皮鞋,双手背绑,拖着铁镣,缓步走出了山阴县大狱。走向杀身成仁、舍生取义的不归之路。

在社会舆论的压力下,两个月后,绍兴知府贵福辞请离职调皖,受到安徽公民的竭力对抗不敢到任;浙江巡抚张曾扬奉调山西巡抚,同样被晋民峻拒,不久便抑郁而去世。

秋誉章请知情人引路,来到卧龙山麓,找到了露天停放的秋瑾灵柩。他想:我秋家世代为官,在绍兴也算是有面有脸的人家,当请风水先生卜穴,选一个黄道吉日,把秋瑾的灵柩葬于祖坟之侧。于是,秋誉章以重金雇夫役数人,把秋瑾的灵柩偷偷移到常禧门(即偏门)外严家潭丙舍,想先在那里常设存放一段时间。不料这丙舍舍主闻说是被砍了头的革命党人棺木,无论如何不肯收留。秋誉章无奈只得在大校场近旁的乱坟堆中,择地暂放秋瑾的灵柩。灵柩上仅覆盖数片草苫,以避风雨。

初葬西子湖

秋瑾殉难之时,她的家人都已躲身在本地,慑于清政府的淫威,留在绍兴城内的族人也无人敢出面承领这位亲属的尸体。挨过3个时刻,直到巳时(上午10时左右)时候,才由多少个当地仗义的士绅露面,先雇了一个鞋匠缝合了秋瑾身首异处的尸体,又通过同善堂把烈土遗骸殓进一口白木棺材,雇了小工抬到郊外卧龙山(俗称府山)西北麓张神殿背地的山脚下面,停厝在一堆荒冢乱坟旁边。

自贵福调离绍兴,避难在外的秋氏亲族陆续回到了绍兴城里。当时,秋瑾的生父母都已过世,秋瑾的大哥秋誉章,是个附生、候补训导,比秋瑾大两岁;妹妹秋理比秋瑾小两岁;还有一个异母弟秋章祥(后改名为宗章),当时才12岁。

秋瑾就义后,一时舆论大哗,留学日本跟欧洲的良多学生团体纷纷发表通电,强烈谴责清政府的暴行,继而上海跟各地的报刊也言词激烈地斥责当局滥杀。